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奥斯卡最大的赢家,《泰坦尼克号》是不是也骗走过你的眼泪?王光之话史

奥斯卡最大的赢家,《泰坦尼克号》是不是也骗走过你的眼泪?王光之话史

图片说明:奥斯卡最大的赢家,《泰坦尼克号》是不是也骗走过你的眼泪?王光之话史,。

王光之/一个有腔调的人文类解读头条号


奥斯卡末尾有投票!


末尾链接是《倩女幽魂》解读文章


1912年泰坦尼克号启航,1997年《泰坦尼克号》上映。


至今想起卡梅隆23年前缔造的《泰坦尼克号》,第一反应竟然不是1997年万人空巷的票房和奥斯卡奇迹。尽管那一年卡梅隆赢得确实很风光,全球票房18多亿美元,拿下奥斯卡最佳电影在内的11项大奖。


叫好又叫座,一个导演的毕生所求,他凭一部电影就做到了。


《泰坦尼克号》上映于1997年,由卡梅隆执导,莱昂纳多和凯特温斯莱特出演,上映后打破世界票房记录


但《泰坦尼克号》不是商品,亦然不是艺术品,至少对于曾经裹紧被子或者在电影院里哭得稀里哗啦的男男女女而言,《泰坦尼克号》不是。


那它是什么呢?我想该是人世的花火,是年少的悲喜,是夜深的梦阑,是一瞥的不经意,是生死相别的痛彻心扉。


凯特温斯莱特是通过自荐获得《泰坦尼克号》女主角的,她不停给卡梅隆写信,信中还夹着玫瑰花(rose)


我爱《泰坦尼克号》,是因为船舷上高喊“我是世界之王”的少年意气,是因为也是因为花容失色暗许芳心那一刹那的眼波错乱,又或许是他和她牵手跑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拥吻在泬廖的夜色里,抑或午夜未央他望着钟摆而她望着他.....


相传1996年拍摄《泰坦尼克号》时,莱昂纳多并不是最佳人选,但他试戏时整栋大楼的女工作人员都会到场


罗衫轻敷,红颜不老,白皙如雪的不只是美人之肤,更是一丝薄凉的悲欢。


时间仿佛凝固在了1997年,那一年,他22岁,她21岁。


那一年,他们还不是经历中年危机的油腻男女,他没有处处留情玩世不恭,她也没有嫁作人妇柴米油盐。


他们本不应该见面,就像殊途的鸟与鱼。他该是浪荡四海死在风中,她该是深闺待夫儿女绕膝。如果没有遇见她,对他而言露宿巴黎或者伦敦,没有什么不同,甚至还可以偶尔为路过的风尘女子造造像。如果没有遇见他,对她而言嫁作商人之妇,生儿育女,儿孙绕膝安享晚年或是她的宿命。


本片成为莱昂纳多大红大紫之作,从本片后,他成为全球级巨星。但是他这个角色其实是凯特和卡梅隆争取的


可是命运这种东西,谁说得准?就像一张赢来的船票。


他们终是相遇了,像两滴水汇在一起,就成了大海,像两束星光交错,就灿烂了一整个星空。


这句台词亦然成为影史最经典的台词之一。据说这句话是莱昂纳多的即兴,卡梅隆十分喜欢,甚至领奖时也说了


那一年,他叫杰克,她叫露丝。他是卖画为生的美国穷小子,她是身陷樊笼的英国女贵族,他们相遇相爱,依偎烟火。




莱昂纳多和凯特饰演杰克和露丝,他们的合作亦然成为影史最经典的情侣形象之一


他和她本来根本没有可能相遇。但谁知道呢?命运就像一张赢来的船票,像杰克说的:“昨天还在露宿天桥,今天却在和上流人共进晚餐”。


命运是一种捉摸不透的东西,像琴瑟阵阵的兰若寺,像罗马的夏天假日,也像泰坦尼克号。


她爱着毕加索和莫奈,爱着价格不菲的华装,爱着世间所有的美和好,而他爱着她。


我承认他是如风如影的美少年,她是美若惊鸿的贵族女,他们的相爱可能是年轻异性相吸的使然。但是时光千千,影影绰绰之间,他们的爱情却成了永恒,就像那颗缓缓坠入大海的海洋之心,像那艘静静沉眠大西洋的泰坦尼克号。


严格说来,泰坦尼克号仍然是一部商业电影,所以俊男美女、天崩地裂、娱乐故事一应俱全。卡梅隆从好莱坞搞来2亿美元也只是为了赚足观众的钱,顺带把大家整得梨花带雨。但是这并不妨碍《泰坦尼克号》成为直抵人心的震颤与永恒,成为人们至今提及都会眼眶湿润的条件反射。


事实上,卡梅隆之所以拍摄《泰坦尼克号》为的是可以实地探索泰坦尼克号的遗骸,他是个潜海发烧者


我已经想不出什么赞美之词了,《泰坦尼克号》也已然超尘世外,不再只是好莱坞高层们的摇钱树,也不再只是卡梅隆导演履历上的一抹亮色,更不只是什么小情侣打情骂俏消磨时间的爆米花,它已经成了人们无数从少男少女长成大叔大妈们心中对于爱情最初的模样。


铅笔在画纸上来去,画得出来红颜不老,却画不出美人如斯。




杰克给露丝画像。其实这是导演卡梅隆的手笔,当然,是凯特温斯莱特穿衣服时画的


现在看来,我认为《泰坦尼克号》该是有三层意味——金钱、爱情和人性。


它们经过精心安排,在卡梅隆的镜头前一一展示,让浸淫声光画影的人们不经意间泪湿眼底。


金钱和阶级——下等舱的“老鼠”和头等舱的贵族

露丝面临的选择看似是风餐露宿的穷画家杰克和钢铁大王的儿子卡尔,事实上是两种人生,或者说是两种阶级。


泰坦尼克号是一艘豪华游船,是“人类工业史上的奇迹”。在它沉没前,新闻媒体铺天盖地渲染它的豪华与奢侈,渲染它之于人类文明的至高无上;在它沉没后,又接着渲染人类如何如何失去,文明如何如何折损。似乎泰坦尼克号只属于震古烁今的大人物们,只属于那些贵族和豪绅,至少得是上流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没有点身份和身家,都不配谈及这艘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邮轮。


露丝和卡尔的车队


但是卡梅隆却将镜头也递给了那些“大多数”。


他们当然是和老鼠一起缩在下等舱的张三李四,是锅炉房里汗流浃背挥汗如雨的爱尔兰工人,是下等舱派对上掰着手腕、跳着舞的人们,当然是恪尽职守的船员们,也当然是瞭望塔上冻得瑟瑟发抖的瞭望员。当然了,还有那个连船票都是赢来的穷小子杰克。


在泰坦尼克号光鲜亮丽的上流舞会下面,原来一直都还住着这样一群“蹑手蹑脚”的“老鼠”。富人们生活在四季如春的温暖,而下等人们活在或冷或热的炼狱里,在同一艘船上。


瞭望塔上的瞭望员


泰坦尼克号当然是伯爵夫人的,是钢铁大亨的,是名流绅士的,甚至也属于挖金矿的暴发户。好像从来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杰克”们,而卡梅隆将镜头推了过去。


露丝是英国的贵族,就算没落了,也还是贵族,而她的未婚夫则是美国大亨的儿子,他谈论股票和政治,他是时代的主宰。他们的婚姻很简单,她唯一拥有的就是他的身份,他唯一拥有的就是他的身家,这是一个昂贵的交易,她交上余生,他交上数不尽的金钱,他们是上流人。


贵妇人们带着宠物狗上船


片中关于阶级的对立其实非常清晰,泰坦尼克号就好比一个微缩的人类社会,三六九等一应俱全几等舱在片中被唤作“Class”,这个单词也是“阶级”的意思。


贵妇人们带着宠物狗大摇大摆地上船,穷小子杰克反倒被质问道:“体检了吗?”是的,上流人眼中,杰克还没有一条狗“干净”。


船员询问登船的杰克和他的朋友


事实上泰坦尼克号本该是上流人们的风月场,不然杰克上船前也不会大喊着“我们也成了贵族'”。卡梅隆以几组对比镜头来达意,以泰坦尼克号之巨硕比平民渔船之渺小,以下等舱之拥挤简陋比头等舱之奢靡豪华,以锅炉房工人之命若蝼蚁比豪爵巨富之饮酒作乐,诸如此类。


泰坦尼克号和一艘平民渔船对比


其实关于金钱和阶级的对立这一条线,卡梅隆表达得十分晦涩却立体,但无奈让杰克露丝的爱情戏盖住了光芒,然而抽丝剥茧,却仍然能体悟到那种世态炎凉的悲戚。


卡尔德套房和客厅


印象中对《泰坦尼克号》印象十分深刻的一幕除却露丝杰克的生离死别之外,倒不是俊男美女和精致华美的贵人生活,而是一片火红的,乌烟滚滚的锅炉房内,那些身形健硕、筋肉外露的操着爱尔兰口音英语的工人们。


锅炉房里的工人


他们粗粝野蛮,他们不用遵循贵族式繁文缛节的礼仪,脸上也没带着上流社会隐约的骄傲,他们是最底层的人民,混着硝石和烟雾。每每看到这里,心中总是恍如隔世,这些流着汗水、浑身污浊的人们居然和那些喝着香槟谈论生意的人们近在咫尺,泰坦尼克号把他们的距离拉近了,一个在上面,一个在下面。


锅炉房里的爱尔兰工人


但是再想想,其实到了哪儿,不都是这样吗?


一个在上面,一个在下面。近在咫尺,却永远无法接触。


贵族们永远不知道这艘雄壮无比、光彩夺目的泰坦尼克号,竟然是靠着这些说着粗话、野蛮无比的下等人才得以前进。其实卡梅隆完全没有必要刻画这些锅炉工,但他依旧选择了展示他们,因为虽然阶级无法跨越,但是泰坦尼克号不只是露丝和卡尔们,也是他们的。


露丝和卡尔的餐会


正如即使身无分文的杰克,也有了机会站在船头上大喊“我是世界之王”。


当船难发生,海水汹涌,上面的人并不顾及锅炉工们的安危,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关闭阀门。观众看着这些劳工拼尽全力逃亡,可能只是觉得灾难可怕,但于我内心总不免心疼和难受。


海水涌进来后,阀门关闭,底层的锅炉工正在逃命


片中提及泰坦尼克号是由爱尔兰人建造的,这是史实。当时的爱尔兰人满世界当苦工,美国是他们最大的务工地,甚至有“每一条美国铁路下都有爱尔兰人的尸骨”的名言。


只用了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就让人顿时从锦衣华服、声色犬马的泰坦尼克号跳脱出来,这艘名流们嘴里的骄傲是血汗工厂里一寸一寸用劳工血泪铸成的钢铁。


卡尔当然是金钱的象征,而杰克当然是爱情的喻体。海洋之心很美,露丝也当然很美,对于卡尔这样的富家公子哥而言,露丝和海洋之心是一样的,她不过是另外一件宝贝,就应该和海洋之心一样永远陈列在他的家中


他是生意人,也是一个顽劣的孩子,杰克的出现比起情敌更像是一个和自己争夺玩具的小孩。


卡尔送给露丝海洋之心


事实上,《泰坦尼克号》以极其细腻的笔触刻画了阶级对立和金钱至上的腐化社会。再看看故事背景,是1912,一战都还没爆发呢,是那个资本主义繁荣无比,那个西方世界歌舞升平的1912,似乎也是情理之中。上流人优雅地共进晚餐,背景是典雅的古典音乐,却正襟危坐,不苟言笑;而下等人们喝着啤酒,嘈杂混乱,却洋溢欢声笑语。


头等舱的聚会


到底哪里才是天堂,哪里才是地狱?


当杰克问露丝:“你爱卡尔吗?”露丝只是觉得不可理喻,对于贵族的世界而言,爱情是奢侈的,婚姻本来就是交易,她的母亲只想做高高在上的贵妇,不想做低眉顺眼的女工。所以露丝就是她的“海洋之心”,只要把她交给卡尔,她们就从此衣食无忧。


露丝的母亲和露丝


但是那个笙箫浮华的时代却依旧有着如同老鼠一般蜷缩着的人民,《泰坦尼克号》没有避开这一点,卡梅隆没有给这个凄美浪漫的故事剥离开现实主义的基调。


可笑的是,比起精致奢华的酒水茶点和交响乐,露丝更喜欢下层人民的汗水、啤酒和风笛。




杰克和露丝参加下等舱的舞会


船难发生时,残存骑士精神的船员们高喊“妇孺优先”,当然仅限于头等舱。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那些下等人们,不管是妇女儿童们,还是老人青年们都像动物一样被羁押着。


身份是分贵贱的,但生命不应该。


每次看到下等舱的人们被铁门拘束着不让他们逃命,心中便无比苍凉。他们也是母亲,也是父亲,也是朋友,也是人,但阶级和金钱的差异剥夺了他们作为人的“资格”。


杰克和下等舱一起被关着,等待头等舱逃命完成


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有幸登上这艘“人类工业史上的奇迹”,大概也是这些被当作动物一样的人们,等着头等舱逃命,等着海水一点点吞噬自己。从这一点上看,韩国电影《寄生虫》要讲的东西其实和《泰坦尼克号》是吻合的,奥斯卡不会看走眼。


爱情和生死——钢铁大亨和流浪画家

按照等值交换原则,如果你是露丝,面前有两个男人,一个是美国匹兹堡钢铁大王的儿子,他是全美国最富有的百万富翁之一,而一个是流浪四海卖画为生的落魄画家,三餐无定,居无定所。


恐怕怎么样都会选择前者。


杰克试图拯救自杀的露丝


但人类恰恰之所以是人类,因为有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存在。


如果男主角不是当年仍然俊美得不像话的小李子莱昂纳多,我大概率会为卡尔感到心酸。


露丝在片中极尽“任性”,可算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留下。


其实卡尔也可能爱着露丝,尽管这种“爱”十分肮脏与铜臭,但爱就是爱。他这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在爱情面前十分卑微,露丝是他难以企及的美,他百般讨好她,从传家之宝海洋之心到为了让露丝上船撒谎自己为杰克也安排好了。


卡尔是个小人,他的爱很无耻,但却也让我无法忘怀。


只可惜,露丝并不爱他,他可怜又可耻的爱情只能供世人调笑,成了”占有欲“。




卡尔


命运过于戏剧化,到最后他的两件宝贝都留不住。


但是对于杰克而言,何尝不是?卡尔至少死里逃生,而杰克则献出了生命。


相较于钟鸣鼎食的卡尔而言,杰克的爱显得更为真实。卡尔可以送上海洋之心,可以给露丝优渥的生活,而杰克却能在耳边说贴烫心灵的情话、去倾听她不为人知的孤独和敏感。


是啊!露丝那么美,那么好,那么高贵优雅,那么活泼可爱,活脱脱不食人间烟火的清丽,而他什么都不是,甚至穿着西装革履赴宴也依旧手忙脚乱。


杰克和露丝


但爱情就是爱情,没有阶级,没有种族,甚至没有文化的隔阂。杰克和露丝,难道不像宁采臣和聂小倩,不像乔和安妮公主吗?不像至尊宝和紫霞吗?


多情的人儿总是这样,他们不怕生死离别,不怕海枯石烂,不怕长夜无眠,他们只害怕没有爱地活着。




凯特温斯莱特符合西方人对于英国贵族女性的一切审美标准,而莱昂纳多符合西方人对于美国美少年的审美


《倩女幽魂》如是,《罗马假日》如是,《大话西游》如是,《泰坦尼克号》当然也如是。


一个好的爱情故事,永远是悲剧。


当卡尔们谈论着股票和政治大事,谈论着赚钱和升官,对露丝收藏的画作不屑一顾时,只有杰克懂她,懂她的少女情深,懂她的莫奈与毕加索,懂她贵族外衣下渴望拥抱的灵魂。在这一点上,和《罗马假日》如出一辙。


《罗马假日》1953年上映,由奥黛丽赫本和格里高利派克主演,和《泰坦尼克号》同被称为“最经典爱情片”zhi'


一个是穷画家杰克和女贵族露丝,一个是穷记者乔和落跑公主安妮。不一样的故事,却有着一样的内核——即那永远得不到的爱。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露丝对泰坦尼克号念念不忘和安妮公主对罗马情有独钟是一样的,“我们爱的都不是那个下雨天,而是和那个人一起躲过雨的屋檐。”


杰克和露丝共进晚餐


杰克教露丝吐痰,教露丝喝酒,教露丝抽烟,带着她参加下等舱的舞会,为她画像,为她哭为她笑为她倾尽所有,这让让露丝平静如若死水的生活出现了一点变数。虽然他很自卑,他很敏感,他甚至很“恶心”,但是他的爱情却成为了无数男男女女哭哭啼啼的理由。


杰克教露丝吐痰。这一段被所有剧组人员包括莱昂纳多和凯特反对,但卡梅隆坚持留了下来。


因为它太美了,太超尘世外,太无拘无束,直抵人心最软弱的部分。


曾经有些不少影迷问道:如果没有船难,杰克和露丝会如何?


我不知道会如何,但我肯定他们的爱情也许就不会如此深入人心。


杰克为露丝画像。这里有一句口误,莱昂纳多口误说“躺在沙发上”其实剧本里没有这一句,但卡梅隆保留了


或许露丝这个骨子里浸淫娇逸的贵族很快就会厌烦杰克居无定所的落魄,他们会无休无止地争吵,柴米油盐酱醋茶。又或许露丝压根就不会跟着杰克走,她会嫁给卡尔,她会儿孙绕膝,她会日复一日地养在深闺,而杰克和泰坦尼克号只会成为她人老珠黄后的一次少女记忆和一声叹息。


谁知道呢?


杰克劝诫露丝认真思考是否要和卡尔结婚


但杰克和露丝的爱情如果没有遇上泰坦尼克号,可能只会沦为富商之妻出轨年轻帅画家的狗血戏码。原谅我无耻地庆幸,正是因为杰克把生的机会让给了爱人,这个不新奇的爱情故事彻底成为了世间最美的秋水流岚,升华到足以使全体人类为之骄傲的人性之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老年露丝看着自己年轻时的发饰


一份俊男美女互相爱慕的激情算不上爱情,哪怕是青春年少的莱昂纳多和凯特温斯莱特。但是在时光的冲洗下,他寒冷刺骨却依旧让她不要放弃,于是这份爱情却成了世间永恒的热望和希冀,斜阳睥睨,不坠不落,供世间受尽伤痛而寒心自塞的男男女女朝圣,因为1997年的《泰坦尼克号》而相信世间永远有绝美的爱情。


杰克和露丝离别


原来,我们从来都不是为俊男美女青春靓丽所打动,露丝船尾迎风展开双臂当然很美,“You jump,I jump”的誓言也当然深入人心,可是只有真正的面临生死时他的那一句“你会死在温暖的床上,而不是现在,不是这时”才真的让人泪洒眼眶,哭得死去活来。


他是什么时候爱她如此深沉,该是她不顾一切纵身一跃的时候吧?因为爱,所以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贵族小姐选择了勇敢。那她是什么时候爱他如此深沉,该是他不经意的温柔和敏感,该是他满目百转的少年情深吧?


不管怎么样,两个孤独的灵魂相遇了,泰坦尼克号这个重达万吨的钢铁巨兽可以沉没,但他们两个凡人的爱情不会。


我错了,或许年老露丝已经告诉我们答案。她会老,也会死,少女的绝美容颜留不住,甚至闪闪发光的海洋之心也留不住。可是她即使老却,可是眼睛仍旧如同当年纯澈,人类的爱情永生不死,因为他们的爱情不是你侬我侬的甜甜腻腻,也不是花前月下的风花雪月。


他们的爱情早就成了人世触碰不到的绚烂与美丽,23年了,从来如此。


就算他们会吵吵闹闹,会鸡毛蒜皮,但是在泰坦尼克号上的那一瞥或许就已经注定他们的爱情将会随着泰坦尼克号一起,即使沉没大西洋底,却也永远不灭。因为对于杰克而言,“赢得那张船票是我一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已经足够。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女士。”


“道森,露丝道森。”




露丝的回答


我想起了安妮公主和乔的诀别,一如这一刻的笙箫掠尽。或许,有些爱本就该埋存在某些永远触碰不到的地方,永远美丽。或许在天堂里,他依旧是那个22岁的少年,她也依旧是那个21岁的少女,他们正在翩翩起舞......


灾难和人性——悲壮的众生浮世绘

但爱情终究是妥协大众的调味品,批判现实也只是一点妙笔生花。


在我看来,《泰坦尼克号》之所以是人们每每提及都会猝然一痛的经典,仍然是因为群像,那副灾难来临时的众生浮世绘。


卡梅隆是个商业片导演,他深知如何拍好一个爆米花电影,让人永远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把一副人性冲突的众生相拍得如此细致如此丝丝入扣,以至于何时来看都会震颤得久久难以忘怀。


影片如果只有前半部分,戛然而止后依旧是中规中矩的爱情故事,不好不坏,不喜不悲。但正是有了后半部分的天灾人祸,这部影片就注定被世人永远铭记,隔山隔海,天长地久。


泰坦尼克号就算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在大自然面前却仍然是一堆铁皮,遵循物理定律。当海水倒灌进来,当寒冷蔓延开外,天灾降临,所有的人类阶级、文化、隔阂都化作虚无。


在最原始的求生欲望面前,一切都会化作动物本能。




设计师在向船长汇报情况


天灾固然可怕,可人祸才是悲剧。如此豪华的邮轮却连一副瞭望镜都找不到?如此阔气的手笔却连救生艇都配不够?如此经验丰富的船长却连最简单的错误都避免不了?


如果.....如果....历史可没有如果。


船员把救生艇放下


出了如此大的灾变,上流人们依旧不慌不忙地享受着酒水和音乐,就好像旅途过程中的一点小意外。露丝的母亲甚至大言不惭地命令女仆点起炉火一会要回去喝茶。


其他名流豪绅呢?喝酒的喝酒,饮茶的饮茶,谈笑的谈笑,似乎灾难也看人,他们是贵族,注定死不了。这不过是穿着救生服的宴会,仅此而已。


发生灾难了,侍者依旧在端茶倒水


但其他的人呢?我们可以看到有史以来最丰富的电影群像之一,没有一张脸谱,他们就好像活生生的人。真服了卡梅隆,这该是如何高超的调度力?先是自责的船长,后是尽职的大副和船员,他们看着泰坦尼克号一点点下落,心中没有恐慌,却无限心疼。


他们心疼这艘伟大的航船沉没,心疼会有很多人死亡。而自己的生命却被置之度外,我承认,如果是我,不大可能如同默多克大副一样到最后一刻还在维持秩序,然后慨然赴死。


大副和船长对话


还有屹立不动慷概献奏的提琴手们,他们用自己如泣如诉如怨如慕的音乐为那么一副悲壮的众生浮世绘伴奏,悲怆之至,如何让人不为之落泪?


小提琴手


还有无所畏惧拥抱赴死的老夫妇;


相拥赴死的老夫妇,这对老夫妇是有原型的,是梅西百货的创始人


内疚自责的设计师;知道无法逃脱,最后时刻讲着故事安慰儿女入眠的下等舱母亲;


安慰孩子的母亲


甲板上背诵圣经祈祷上帝的男男女女;贿赂船员的卡尔;无视”妇孺优先“而私自上船的富商;着盛装如同绅士一样赴死的贵族.....


自愿赴死的老贵族和儿子


还有种种。灾难就像一面放大镜,放大了人们的龌龊与肮脏,也放大了人们的善良与美丽。


信徒们做祷告


那一刻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一样的无助,一样的苟且,一样的贪恋生命。多少孩子失去父亲,多少家庭就此破碎,多少生命就此殁灭?不管是头等舱还是下等舱,人类的泪水是一样的。


石壕沟里夫妻别,泪比长生殿上多。




印象最深的却是两幕,一幕自然是提琴手们的视死如归,所有人都在逃命,所有人都成了动物,只有他们保持了人最后的高贵,不悲不喜,不怒不嗔,只是用自己的最后的一点力气去演奏。当然了,大家都忙着逃命,谁会听音乐?可是屏幕前的所有人都成了他们那一刻的听众,他们留存住了最后一丝人性。


还有一幕就是卡尔发现了一个没有父母的小女孩,她是那样无助,那样弱小,那么可怜,在人声鼎沸一片嘈杂之中,她弱小无助的哭声是那样微小,似乎死亡已然注定。


哭泣的小女孩


我承认,卡尔抱着女孩假称自己是她的父亲或许是为了逃命而做出的举动,但我依旧愿意相信人性,相信即使是卡尔这样的人也愿意去做一个假父亲,或许除了逃命之外,他或许也动了恻隐之心。


人性嘛,总要相信善良。可笑的是,卡尔自以为豪的百万身家和股票政治救不了他,最终救了他的是人性的善良,船员或许知道卡尔在撒谎,但是那个小女孩的命也许就能因此得到拯救。




卡尔撒谎自己是小女孩的父亲


是的,即使灾难面前,人类命如蝼蚁,却依旧用某些被称之为”爱“的东西扳回一局。杰克没有贪生怕死,不然他完全可以自己活下来,露丝也没有贪生怕死,她大可不必跳船去寻找杰克。


逃命的人们


因为没有爱的荒原,比冰山更加可怕。


如同宁采臣为了拯救聂小倩闯入地府,也如同至尊宝为了拯救紫霞自愿戴上金箍。


人啊,该是多么的一往情深。


露丝跳船回去寻找杰克


泰坦尼克号终于是沉没了,至今仍然安眠在北大西洋冰冷蚀骨的海底,生世不语,向世人们无言地展示一段悲怆的历史。”永不沉没“?”梦幻之船“?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人类的勇气,人类的爱与恨,人类的贪婪与龌龊,人类的善良与美丽,在1912年和1997年之后,仍然熠熠生辉。


她可知道,他为了遇见她花光了一辈子的幸运?


他又可知道,她用了一生去做到他想要让她做的事情?


露丝为了杰克去做的事情


没有爱地活着,才是真正的灾难。


直到今天,108年了,泰坦尼克号依旧静静沉睡在大西洋,而那颗海洋之心也如是。


许多次,或许《泰坦尼克号》只是一个梦,梦醒来后,才发现泰坦尼克号原来只是一个悲剧,从来没有杰克和露丝的故事。但又或许,杰克和露丝的故事一直都存在,只是人们从未发现。


23年了,莱昂纳多和凯特温斯莱特都不再年轻,他们也老了,人到中年,油腻得不得了,当年看着他们哭得死去活来的少男少女也都已经成家立业,可是他们最美好的模样还在。泰坦尼克号最美好的模样也还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泰坦尼克号》就是一艘永远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它已经成了所有观者的“泰坦尼克号”,那里有最初的爱情和人性。


我时常感谢电影技术,人当然会老,时光也当然会流走,可是有些东西永远不会消散,不仅是在电影银幕上,更是在人们的脑海里。


露丝把海洋之心扔进海中


或许在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杰克和露丝终于相遇了,他望着她,她望着他,永远年轻,一如初见,他和她相吻,永远永远。正如所有看过《泰坦尼克号》的男男女女,当我们无数次回首,也能看到我们自己曾经年轻,曾经热忱,曾经相信世间爱情的模样。


结尾,年老的露丝去世后,时间回到泰坦尼克号上


今夜,杰克和露丝将会翩翩起舞,在一艘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上......



你对《泰坦尼克号》什么最印象深刻? 单选 00% 灾难的大场面和人性的众生相 00% 杰克和露丝至死不渝的绝美爱情 00% 讥讽丑陋的金钱至上和贵族腐化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国产自拍A片视频_无码情色免费AV_美女老师成人片--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奥斯卡最大的赢家,《泰坦尼克号》是不是也骗走过你的眼泪?王光之话史

文章地址:http://www.assassinweb.com/article/21.html
有关热门【奥斯卡最大的赢家,《泰坦尼克号》是不是也骗走过你的眼泪?王光之话史】的标签